沪商精神丨UCloud优刻得创始人季昕华:关注“硬核”科技是上海双

发布日期:2022-05-14 04:40   来源:未知   阅读:

  为抄近路初中生翻学校铁艺栏杆 左臂被刺伤阿森纳破六年之痒却难言喜,中新网上海新闻12月23日电 题:UCloud优刻得创始人季昕华:关注“硬核”科技是上海双创的鲜明特色

  一场新冠疫情,将“云计算”这一概念具化为千行万业谋求“安全发展”的新路径,也成为打造韧性城市的新型数字基础设施。同时,伴随着奔袭而来的数字化浪潮,从民生到经济、从产业到娱乐,越来越多的无人化、在线化让云计算的力量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彰显。

  对于UCloud优刻得创始人兼CEO季昕华来说,这份属于云计算的“时代红利”似是意料中事。早在2012年,互联网创业春笋勃发的盛景下,季昕华便洞视到了“第三方独立云计算”的长远价值,而此间多年的技术积淀与“守卫数据安全”的理念,亦成为优刻得搭上城市数字化转型“快车”的基础实力。

  “上海是最为开放的城市,最愿意接受新的思想且极具预见性。在云计算尚且是一个新技术,云计算服务尚且是一个新的商业模式时,上海就能识别、接纳和支持我们的发展,因此,上海的‘硬核’科技创新创业者越来越多,同时也让务实创新和不断进取的上海企业家精神格外鲜明。”季昕华说。

  在季昕华看来,2012年是一个“机遇之窗”,一方面,“云计算”方才在国内互联网巨头企业的“温床”上孵化,看似前景未卜却暗蕴着巨大的蓝海;另一方面,新兴移动互联网创业企业经环境多年孕育,开始纷纷破壳,但通常要经受投资人的一次次“灵魂拷问”:如何在巨头的“大树”下培养和保持自己的竞争优势?

  “大量创业企业对中立云的需求,以及刚刚起步的国内市场,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好的机会点。同时,长期从事互联网安全工作让我发现,保护一个公司的安全容易,但保护整个互联网的安全很难,能不能打造一个平台,让每个有力的程序爱好者都能合法地实现自己的价值,而不是去写病毒,也是我特别想做的事情。”彼时在云计算和数据安全领域已深耕多年的季昕华由此萌生了创办一家独立第三方云计算企业的想法。

  但困难也是显而易见的,实力雄厚的互联网巨头已入局云计算,期望以“中立云”帮助创业梦想者“安全成长”的优刻得,首先面临的就是千万创业企业共同的问题:如何在巨头围剿中生存下来。“从我们最初创业,甚至公司都还没成立的时候,直到这几年,几乎每天都会被问到这个问题。”季昕华笑称。

  但凭借着敏锐的行业洞察,季昕华仍果敢地成为国内第一批“吃螃蟹”的云计算领域创业者。“当时‘云计算’还是个‘新事物’,加上‘如何与互联网巨头PK’这个疑问,我们先后见了1000多个投资人,都没有融资成功。那时摆在我面前有两条路,转换创业领域,或者咬牙继续。于是我跟家里人商量,可不可以卖掉房子继续走下去,”季昕华回忆起来,自我调侃地笑道,“家人同意了,于是我成了‘史上第一大傻’,卖房创业。”

  用彼时确定连年增值的房产换一个不确定性的创业开始,季昕华坦陈,这确是一个极其艰难的决定,“成为创业历程中第一个深刻的记忆点。”

  “第二个让我印象深刻的是第一个客户给公司账户打进的第一笔10万元,当时大家非常开心,这说明我们的产品终于被认可和使用了。”季昕华说。

  万事始于跬步。随着自主技术累积与市场拓深,“独立云”的价值开始被越来越多的用户认可。2020年1月,优刻得以“中国云计算第一股”登陆科创板,开启了发展新篇章。

  “成功上市,对我们来说已经不是为自己而开心,我们开心的一是这证明了在中国做底层技术创新也会被资本和社会认可,意味着中国的创新已超越了互联网商业模式创新的浅层时代;二是我们在跟互联网巨头直接竞争的过程中,很好地活了下来,说明中国的市场足够大,政府也在鼓励多元竞争;三是证明了如优刻得一样没有任何背景,只凭借硬技术创业的人,只要努力,在这个时代都有机会成功,这让我们倍感鼓舞。”季昕华说。

  作为云计算的头等要义,“守护安全”既是季昕华创业的初心,也是优刻得时刻遵循的发展准轴。

  作为中国的首代“红客”,季昕华对“安全”有着更为深层的理解。“首先,当前整个城市的数字化转型加速,工作、生产、生活乃至社会治理都放在网络上,没有数据安全,就没有中国的数字化。”

  也正因此,从2015年开始,优刻得开始拆除其VIE结构,变为纯内资的公司,随后成为国内首家IPO涉及核心技术特殊保密审核的公司,也是A股第一家同股不同权的上市公司。

  “因为云计算是承载整个社会和政府运转相关数据的‘数字底座’,优刻得必须更好地对此进行保护。”季昕华解释说,在此基础上,优刻得还制定了大量的公司安全规则,防止内部信息滥用。

  而数字化时代带来的更大挑战是如何让数据“石油”安全地流动应用起来,“在确保用户隐私和安全的情况下,将数据所有权与使用权分离,因此我们早在2016年就开始研发数据安全流通平台‘安全屋’,当前,上海的大数据中心、沪惠保等,都是在‘安全屋’的保护下建立起来的。”季昕华说。

  在他看来,优刻得之所以能富有远见地走在行业前列,恰是建立在上海极具前瞻性的发展布局上。“上海是全国第一个出台政府数据共享开放条例的地方,率先理解并预见性地看到了数据是如同土地一样非常重要的生产要素,这成为企业创新的一个先决条件,”季昕华说,“这是在上海创业的一个极大的好处。”

  “比如早在2009年,上海就出台了一个‘云海计划’,布局发展云计算产业,因此优刻得创立便落子杨浦区‘上海市云计算创新基地’,在‘上下楼就是上下游’的模式中,与大量创业企业抱团发展。”季昕华举例说。

  而更为重要的是,“上海给予了创业者极为包容的环境,一是无论政府、资本还是市场,都能够理解、支持和快速接纳十分前沿的创新;二是上海的容错能力特别强,目光长远;三是上海高校云集,‘硬核’人才特别多,”季昕华说,这让上海新生代创业者形成了十分鲜明的特质,即创业关注重点多在硬核科技创新领域,且踏实务实,百折不挠。

  “相比较之下,硬核科技的创业更为艰难,需要的成长周期更长。以前大家爱问上海为什么没有BAT,我觉得这是一个误区,因为上海有大批的科技创新者正在扎根成长,这类企业也许难以达到‘巨头’的市值和规模,但它们解决的是更为核心源头的问题,会成为国家发展更为底层的硬实力。”

  作为新生代的科技创业者,季昕华对“敬业”的理解更加充满人情味。“‘敬业’不意味着要以时间为维度来衡量,上海的企业更加注重以完成工作为维度,我们更强调责任心和高效率,更希望每个人都有时间陪伴家人、享受生活,让工作与生活很好地结合。”

  季昕华坦陈,用云计算帮助梦想者共同推动人类进步始终是优刻得的重要使命。因此,无论是面对疫情,优刻得“全员投入”保证出行程序顺利运行,还是以技术手段不断消除老人年“数字鸿沟”的社会问题,或是推动城市数据的流动和安全使用等,“优刻得的发展始终与上海、国家的发展紧密相连。”

  “数字化是未来中国发展的重要方向,也是信息社会的核心能力,因此面向未来,优刻得会在支持传统产业数字化转型、社会数字化治理以及民生数字化保障方面重点布局,”季昕华说,“我们希望在云计算这一‘数字底座’上,数据可如同电力一般流动在社会生产生活的每一个毛细血管中,为国家发展赋能。”(完)